• <wbr id="253e3"></wbr>

    1. <big id="253e3"></big>
      <sub id="253e3"><table id="253e3"></table></sub>
      <wbr id="253e3"><source id="253e3"><dl id="253e3"></dl></source></wbr>
    2. <wbr id="253e3"></wbr>
    3. <dd id="253e3"></dd>
       
      全國服務熱線:
      聯系電話
      132-0145-0169
      客服二維碼
      1萬+家企業提供了服務
      掃碼訪問客服

      工商登記 / 代理記賬 / 審計報告 / 稅收籌劃 

      商標注冊/會計培訓

      132-0145-0169??
      商標無效及授權確權案件中的“帝王條款”
      來源: | 作者:淼源會計 | 發布時間: 2022-09-23 | 807 次瀏覽 | 分享到:

      前言

      眾所周知,誠實信用原則是民法領域中的帝王條款和基本原則。列舉幾個不是特別恰當的例子,誠實信用原則在民法中的地位,類似于憲法及于整個法律體系,化學元素周期表前20個元素及于整個化學領域,以及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體驗派”表演理論及于表演學一樣,均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商標法領域中,是否有類似帝王條款的規定呢?筆者認為:商標法第44條第1款的后半段規定,即“以欺騙手段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在商標無效和行政訴訟程序中發揮著類似帝王條款的作用,彰顯了誠實信用原則在商標法中的重要價值。

      本文擬對商標法第44條第1款的該部分內容進行梳理,期望總結出一些觀點,并提供一些值得研究的案例,供業內參考。

      一、商標法第44條的法律地位

      1. 基本介紹:商標法第44條位于商標法的第五章“注冊商標的無效宣告”章節,該程序是對商標獲準注冊前就存在的違法情形進行的糾錯處理;

      2.歷史沿革:商標法經過多次修改,第44條第1款從原來的絕對理由和相對理由混合規定,轉變為目前的單純絕對理由條款。例如2013年商標法就明確區分了違反絕對理由條款和相對理由條款應予商標無效的情形,并將違反絕對理由條款的情形歸入商標法第44條第1款之中;

      3. 現行規定:2019年修改的《商標法》,又在第44條第1款中加入了商標法第4條第1款的規定,即“不以使用為目的的惡意商標注冊申請,應當予以駁回”。至此,該條款中的絕對理由又增加了一款,使得商標法第44條第1款的無效法律依據更加完善,同時在該條款中也更加明顯地體現出誠實信用原則;

      二、誠信信用原則在商標法第44條第1款中的表現形式

      “以欺騙手段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的內容,整體上是規定這些行為損害了公共秩序或者公共利益,尤其指妨礙商標注冊管理秩序的行為,這些內容整體上也體現了誠實信用原則在商標注冊過程及后續使用中的重要作用;

      進一步分析,該條款又分別從“欺騙手段”和“其他不正當手段”兩個方面具體論述了誠實信用原則,內容簡述如下:

      (一)欺騙手段

      1. 商標管理部門對于欺騙手段的理解,主要源于《商標審查審理標準》中的規定,指“以弄虛作假的手段欺騙商標行政主管機關取得商標注冊的行為”,具體包括如下情形:

      (1)偽造申請書件簽章的行為;

      (2)偽造、涂改申請人的主體資格證明文件;

      (3)偽造其他證明文件等行為。

      商標評審部門對于“欺騙手段”的理解,主要指商標申請人在商標申請過程中,通過偽造文件的手段,故意欺騙商標管理部門從而取得信任,最終達到商標注冊的目的。

      2. 北京法院對于欺騙手段的理解,主要體現在《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審理指南》第17.1條規定中,具體內容如下所述:

      (1)訴爭商標申請人存在使商標行政機關因受到欺騙而陷入錯誤認知的主觀意愿;

      (2)訴爭商標申請人存在以弄虛作假的手段從商標行政機關取得商標注冊的行為;

      (3)商標行政機關陷入錯誤認識而作出的行政行為系基于訴爭商標申請人的行為所產生,二者之間具有直接的因果關系。

      北京法院對于欺騙手段的認定回歸了論述行為違法性的構成要件,即:(1)行為人主觀故意;(2)行為人實施了欺騙手段;(3)欺騙手段與行政機關錯誤認識之間具有因果關系。

      (二)其他不正當手段

      1. 北京法院對于不正當手段的認定標準,也是伴隨著司法實踐觀點的更新,以及案例的變化而不斷完善,相對更新的標準主要體現在2019年《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審理指南》第17.3條中,具體的內容如下所述:

      (1)訴爭商標申請人申請注冊多件商標,且與他人具有較強顯著性的商標或者較高知名度的商標構成相同或者近似,既包括對不同商標權利人的商標在相同或類似商品、服務上申請注冊的,也包括針對同一商標權利人的商標在不相同或不類似商品或者服務上申請注冊的;

      (2)訴爭商標申請人申請注冊多件商標,且與他人企業名稱、社會組織名稱、有一定影響商品的名稱、包裝、裝潢等商業標識構成相同或者近似標志的;

      (3)訴爭商標申請人具有兜售商標,或者高價轉讓未果即向在先商標使用人提起侵權訴訟等行為的。

      2. 商標管理部門對于不正當手段的認定標準也經歷了一個漫長的變化過程,基本的趨勢也是隨著法院的觀點修改、調整并加入自己的觀點,最新的標準體現在《商標審查審理指南》(2021年)第十六章第3.2.2條款中,實質性規定與上述北京高院的指南前2款規定保持一致,同時加入了兜底性條款;

      三、商標法第44條第1款的具體案例

      (一)欺騙手段

      兩個案例:

      第一個案例是國家知識產權局和法院均認定了申請人在注冊商標時偽造了營業執照,從而存在欺騙行為,但是法院認為商標權利人具有真實使用意圖,從而維持了商標的注冊。

      第二個案例是法院在認定商標申請人存在提供虛假材料欺騙商標行政機關行為的前提下,進一步認為其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對商標進行了實際使用,從而對商標予以無效。

      案件的具體內容如下所述:

      1.“貝銘氣模BEIMING”商標無效行政案件

      (1)案號:(2020)京73行初7755號

      (2)案情:溫州叄陸零氣模有限公司申請注冊了第8457881號“貝銘氣?!鄙虡?,指定使用在第20類“可充氣廣告物,布告板”等商品上,王勇超以該商標注冊時提交的營業執照系偽造為由提起無效宣告請求。

      (3)國家知識產權局觀點

      訴爭商標申請時提交的個體工商戶經營執照系偽造,訴爭商標系通過欺騙手段取得的注冊,違反商標法第44條第1款的規定。

      (4)法院觀點

      訴爭商標權利人與多家公司簽訂合同,制作并銷售帶有訴爭商標的商品,并提供了相對應的發票和交易明細,前述行為具有對訴爭商標的實際使用意圖。并且第三人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訴爭商標申請注冊時存在以欺騙手段及大量囤積注冊商標的情形。因此,訴爭商標應予維持。

      2.“金太陽教育”商標無效行政案件

      (1)案號:(2020)京行終3802號

      (2)案情:張品金在第41類申請注冊了第17307713號“金太陽教育”商標,指定使用在“函授課程,教育信息,輔導(培訓)”等服務項目上,江西金太陽教育研究有限公司以張品金提交的虛假營業執照為由提起無效宣告。

      (3)國家知識產權局觀點

      張品金提交的個體工商戶營業執照系虛假文件,訴爭商標系通過欺騙手段取得的注冊,違反商標法第44條第1款的規定。

      (4)法院觀點

      張品金申請注冊訴爭商標時提供的相關材料與實際情況不符,存在提供虛假材料欺騙商標行政機關的行為。并且在案證據亦不足以證明其對訴爭商標進行了實際使用,從而能夠作為其未違反“不得以欺騙手段取得注冊"之規定的理由。

      (二)其他不正當手段

      1.“MCS.AUTOMATIC”商標無效案件

      (1)案號:(2016)最高法行申2683號

      (2)案情:曹軍揚在第7類商品上,申請注冊了第3210559號“MCS.AUTOMATIC”商標,該商標與弘隆公司在先商標完全相同或近似,并且類似商標有多達10余個,此外曹軍揚還申請注冊了30余件其他的商標,弘隆公司以訴爭商標違反商標法第44條第1款的規定提出無效宣告。

      (3)國家知識產權局觀點

      弘隆公司并無充分證據表明爭議商標申請注冊時采用欺騙手段或其他不正當手段,爭議商標的注冊沒有違反商標法第44條第1款的規定。

      (4)法院觀點

      規模性注冊與他人在先注冊在關聯商品、同一行業中相關商品上的商標完全相同或實質相似商標,且申請人并無實際使用意圖的,屬于“不正當手段”。本案中,曹軍楊申請注冊的商標多達40余件,而該40余件商標中至少有13件商標均申請注冊在第7類和第8類與縫紉行業相關的商品上,且與他人在先注冊在第7類、第8類商品上的商標標志完全相同或基本無差別。此外,沒有證據證明曹軍揚對前述商標進行了實際使用。

      2.“賓利凱樂莊園”商標無效案件

      (1)案號:(2022)京行終1002號

      (2)案情:東方明日公司在第33類酒商品上,申請注冊了第25872107號“賓利凱樂莊園”商標。此外,東方明日公司還注冊了200余件商標,其中90余件與“B及圖”和“BENTLEY”標識相同或者近似的標識,還有多個商標與“奔富”商標近似。賓利汽車公司以訴爭商標違反商標法第44條第1款的規定提出無效宣告。

      (3)國家知識產權局觀點

      訴爭商標申請人屬于大規模囤積商標注冊,訴爭商標違反了商標法第44條第1款的規定。

      (4)法院觀點

      東方明日公司申請注冊200余件商標,其中90余件商標與賓利汽車公司的商標高度近似,還有部分商標與知名葡萄酒品牌和運動員姓名近似,前述行為具有明顯的復制、抄襲他人知名商標的主觀故意,不正當占用了公共資源,違反公序良俗原則。

      此外,該公司也未對200余件商標的設計來源作出合理解釋,也沒有證明包括本案爭議商標在內的商標具有真實使用意圖,并進行了持續的使用。該大規模注冊行為也超出了實際生產經營的需要,擾亂了商標注冊管理秩序,違反了商標法第44條第1款的規定

      3. “維多利亞的秘密VICTORIA’SSECRET”商標無效案件

      (1)案號:(2016)京行終3549號

      (2)案情:姜惠娟在第32類啤酒商品上,申請注冊了第7520061號“維多利亞的秘密VICTORIA’SSECRET”商標,該商標與維多利亞的秘密商店品牌管理公司(“維多利亞公司”)的在先商標高度近似,姜惠娟針對前述標識在9個商品或服務類別上進行了注冊,維多利亞公司以訴爭商標違反商標法第44條第1款的規定提出無效宣告。

      (3)國家知識產權局觀點

      維多利亞公司并無充分證據表明爭議商標申請注冊時采用欺騙手段或其他不正當手段,爭議商標的注冊沒有違反商標法第44條第1款的規定。

      (4)法院觀點

      姜惠娟除本案訴爭商標外,還在9個商品或服務類別上申請注冊了“維多利亞的秘密VICTORIA’SSECRET”商標,不僅數量較少,且對于姜惠娟而言均具有使用的可能性,且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訴爭商標申請注冊時引證商標在中國大陸已經具有較高的知名度。

      二審法院綜合考慮了姜惠娟僅注冊9個商標,以及均可能有使用意圖的事實,從而認定訴爭商標沒有違反商標法第44條第1款的規定(與一審法院觀點不一致)

      結語

      商標法第44條第1款的后半段是商標無效和行政訴訟程序中的“帝王條款”,彰顯了誠實信用原則在前述程序中的重要作用,在目前商標申請注冊程序中存在較多惡意搶注商標的情況時,發揮了較好的遏制作用,彰顯了法律的指引、評價作用。

      司法實踐中的具體案例也進一步彰顯了商標評審機關和司法機關打擊惡意囤積商標注冊的積極態度,充分利用商標評審機關的在先生效裁定,以及司法機關的在先生效判決,也會對商標授權確權程序中的具體個案提供更加有利的幫助。









        常見問題
      国产好深好硬好爽我还要视频_国产小视频在线观看www_视频一区在线播放_一级黄色片生活片